当前位置:首页 » 配资分红 » 正文

他是投资界大奖的常客 却说投资的难点在于“小道理落地”

7 人参与  2020年09月01日 02:06  分类 : 配资分红  评论

股票配资:他是投资界大奖的常客 却说投资的难点在于“小道理落地”

日前,2019年度“金牛理财产品”评选公布奖单,中泰资管徐志敏管理的两款产品,分别摘得“五年期金牛券商集合资产管理计划”和“三年期金牛券商集合资产管理计划”。

事实上,徐志敏也是中国基金报英华奖榜单的常客,在过去两年间,他连续将“三年期权益资管最佳投资主办”的殊荣收入囊中。

谈及自己的投资感悟,徐志敏却直言自己不喜欢成功学,“我愿意探询是什么真正阻碍了成功。我发现阻碍成功的绊脚石并非不懂投资的大道理,而在于忽略了那些本该落地的小道理”。

那么,哪些是投资中本该落地的小道理?让我们来听听徐志敏怎么说。

1、别轻易考验人性,投资是可理解与可承受的交集。

一说投资,很多人喜欢把“逆人性”挂在嘴边。这话没错,但知行合一者寥寥无几。

既然大多数时候绕不过人性,那就别轻易考验人性,从呵护内心(呵护管理人自己也呵护投资者的内心)出发来做投资决策。比如,我现在很少做盘中决策,尽量做盘前决策。盘中决策和盘前决策的差异主要在于前者会有更多的盘中信息,但盘中决策(临时决策)很容易被情绪所左右,比如在追涨时容易把上涨原因合理化,事实是往往被证明并非如此。

另外,投资是可理解与可承受的交集,单纯的进攻性不应该成为投资的目的。要做到“可承受”,大多数人应该对极致化策略敬而远之。毋容置疑,投资中的短跑冠军一定出自极致化策略,但组合的极致化,很容易在逆境中突破个体的承受能力。无论是管理人,还是投资者,在这样的重压之下,很容易不合时宜地丢掉自己的仓位。虽然极致策略并不必然会在某个时刻遭遇受迫交易,但只要一直那么做,迟早会遇到,受迫交易是必然的。

投资是一场赢得输家的游戏,速胜不是唯一的可选项,也未必比缓胜高明。人们津津乐道于项羽、韩信的背水战,所忽视的是他们彼时的可选集本就非常有限。垓下之战的韩信,为什么没有采用类似的策略,因为彼时的他,已然拥有了足够的可选集,允许他更为稳妥谨慎地获得胜利。投资的好处在于你永远不用担心可选集过小,永远不需要背水战,永远都有自己的垓下战。我对投资者的建议是适度远离“英雄投资人”。

因此,对应到我的组合构建,我选择杠铃组合。杠铃两端,一端寻求高确定性,兼顾风险预算;另一端寻求高获利潜力,兼顾组合盈利要求。核心是弱相关性,拿起不一样的组合拼图。

2、择时受边际递减律的制约,做重要的、可靠度高的择时,其他时间交给择股。

择时受边际递减律的制约,一方面择时它的重要性边际递减,事实上重要的决策就那么几个;二是择时的可靠性边际递减,随着择时的频率越高,信噪比急剧衰减,因而可靠性急剧降低,这是我们要避免的。所以我们强调做重要的、可靠度高的择时。

其实塔勒布有个观念,人大可以把手机关掉。因为如果某个事件足够重要,有没有手机都能得到它的相关信息。很多人觉得信息越及时越好,但迟钝一些也有好处,从决策科学的层面,迟钝可以过滤噪音,专注在比较重要的事情上。

当然,你会说择时很难,但辨识极端情况却不太难。比如2007年四季度、2015年的二季度,泡沫化明显,只要不被欲望所蒙蔽,大概率可以有效辨识。我个人只做重要的、可靠度高的择时,其他时间仓位变化不大,因为不在底部承担持仓的压力,就在上涨的过程中承担踏空的压力,与其让市场选择承担压力的时机和点位,不如主动选择承担压力的时机和点位。

展开全文

与此同时,我们强调择股为主。很多人问,好股票是什么?简而言之就是长坡、厚雪、高壁垒。商业模式好,行业空间足够,壁垒深厚,这是我们追求的目标,再叠加治理良善、合理的价格,就是一个好的投资标的。

当然,世界变化很大,新的业态层出不穷,我们研究新业态的出发点,是从人的本质需求出发。与本质需求对应的,是间接需求。喜欢偷懒、追求精神愉悦、社交需求、向往高效、便捷、健康……这些都是人的本质需求。疫情也是试金石,帮助我们观察哪些公司能够高效地满足本质需求。

3、用工具避免受迫交易,努力做受迫交易的对手。

很多时候的底部卖出和顶部买入,都来自受迫交易,这种心理层面的压力,会一个错误带出另一个错误。所以我们希望避免受迫交易,努力做受迫交易的对手。

你可能更关心如何避免,我的建议是,用工具化的方式固化,帮助自己做检查清单。假设在2000点满仓,跌到1600点时会怎么做?因为我觉得只要等着就行了。2000点空仓,涨到2400会怎么做?一定会被迫买入,这个是不可避免的。总想买在最底部是一种贪婪,在诸多因素改善的过程中,我们会发现我们原先吹毛求疵的都是我们可以容忍的;真正需要避免的,是仓位倒置。

当然,八折测试的方法未必最为科学,但我想说的是,凡事预则立,不预则废。通过工具化的方式,可以化解执行上的困难。因为在悲观时如果不借助工具进行测试,就很难清楚地了解自己在想什么、自己是不是在做价值投资、或者自己是不是言行一致。

4、变判断题为比较题。

市场情绪如同一个钟摆,总是在极度悲观和极度乐观之间不停摆动,投资者容易在相反的观点当中左右摇摆,进而在不断的摇摆当中损耗利润。

确实,有时候要做判断很难,但我们如果认可投资本身就是机会成本的权衡,就可以把它转换成比较题,只要去做标的的筛选、做资产之间的比较,这个可以简化很多问题。

很多时候大家爱问,现在的市场怎么样,如果把这个判断题变成比较题,我们对回答的置信度会更高。比如,一旦我们从比较的视角来看权益类资产,其相对吸引力显而易见。

过去没有打破刚兑之前,6%-8%的信托产品收益率被一部分投资者视为无风险收益率。随着刚兑的打破,无风险收益率趋势性下行变得不可逆,而投资是基于机会成本的权衡。无风险收益率的下行意味着机会成本的降低,机会成本的降低,进而凸显权益类资产的相对吸引力。

社会财富再配置,也是在这样一个背景下发生。财富再配置是跟赚钱效应相互正反馈的。资本是逐利的,也是聪明的。追求风险调整后的高回报,是资本的本能。A股具有很高的风险调整后的回报。资本流入是主流,流出是插曲,这个可以从北上资金的流入流出的数据可以观察得很清楚。

再看估值。估值水平不是判断市场短期涨跌的有效指标。但是衡量长期获利潜力的重要指标、甚至是最重要指标。当下的A股,不管是横向的国别比较,还是纵向的历史比较,估值水平仍然处于一个比较有利的位置,有比较好的吸引力,当然,这里面的分化非常明显,我们可以披沙拣金,寻找合适的投资标的。我们认为当下依然能够构建有良好的风险报酬比的权益多头组合。

最后,我想引用《孙子兵法》上的这两句话来结尾:

“昔之善战者,先为不可胜,以待敌之可胜。不可胜在己,可胜在敌。”永远在可承受的范围内投资。永远避免“背水一战”。

“主不可以怒而兴师,将不可以愠而致战;合于利而动,不合于利而止。”投资者永远不要有扳回成本的念头,往前看,合于利则动,不合于利则止。也不要在临近止损线的产品上浪费时间。

以上,都是我们从过去摔过的跤,走过的弯路中的教训总结,分享给大家,希望能帮助大家少摔跤,少走弯路。(CIS)

Chinafundnews

版权声明:

《中国基金报》对本平台所刊载的原创内容享有著作权,未经授权禁止转载,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。返回股票配资,查看更多

本文链接:http://www.bustypandorapeaks.com/post/3275.html

<< 上一篇 下一篇 >>

  • 评论(0)
  • 赞助本站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

配资公司提供最新股票配资,配资开户,在线配资,配资技巧,配资投资分析等资讯,确保合理配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