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» 股票配资 » 正文

内蒙古“教父级黑老大”:让政法委替他买单,性行贿官员时录音录像

8 人参与  2020年08月15日 01:56  分类 : 股票配资  评论

股票配资:内蒙古“教父级黑老大”:让政法委替他买单,性行贿官员时录音录像

7月15日,内蒙古巴彦淖尔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开庭审理郭全生等46名被告人涉嫌组织、领导、参加黑社 会性质组织等罪一案。 图/巴彦淖尔中院

内蒙古黑老大的“政法朋友圈”

本刊记者/周群峰

发于2020.8.17总第960期《中国新闻周刊》

7月15日,巴彦淖尔市中院一审开庭审理郭全生等46名被告人涉嫌组织、领导、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等罪一案。

现年56岁的郭全生,外号“郭秃子”,好勇斗狠,外界一直传言其是包头最大、内蒙古自治区“教父级别”的黑社会头目。

多位受访者告诉《中国新闻周刊》,郭全生的“政法朋友圈”可谓阵容强大。内蒙古自治区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、自治区政法委原书记邢云落马,引发内蒙古政法系统震荡,邢云等政法官员的涉案情节中,均有郭全生的影子。知情者透露,除了邢云,内蒙古自治区公安厅原副厅长、包头市政法委原书记孟建伟,包头市公安局原副局长杜宝君,包头中院原副院长梅学军等多人,也皆为郭全生的保护伞。

“他们为郭全生大肆敛财、摆平各种纠纷保驾护航,而郭全生通过多种手段,搜集官员把柄,进而对其全面操纵。”知情者透露,“郭秃子”常年纵横政商界,在众多案件纠纷中百战百胜,俨然成为内蒙古的“地下政法王”。

除了政法官员,乌海市委原书记、内蒙古自治区政府原副主席白向群,包头市原副市长路智、包头市文化局原局长洪涛等官员也皆被其“收编”。

多位郭全生案庭审的旁听者告诉《中国新闻周刊》,该案案情复杂,涉案人数众多,庭审持续到8月5日才结束。面对检方指控的14项罪名,郭全部否认,且态度恶劣。

展开全文

年轻时的郭全生。供图/郭全生前同事

从罪犯到国企老总

郭全生的多名发小和同事告诉《中国新闻周刊》,郭全生祖籍山西省,其父早年从山西来到包头。1964年12月31日,郭全生出生于包头市青山区自由路9号,父亲是内蒙古自治区安装工程公司(下称“安装公司”)的一名木工,性格温和,为人老实巴交,母亲是一名家庭妇女,性格泼辣。郭全生兄弟姐妹五人,他排行老三,上有两个哥哥,下有两个妹妹,父母均已过世。

资料显示,安装公司位于包头市青山区呼得木林大街61号,始建于1953年,是新中国成立初期为建设“一五计划”156个重点工程而组建,是原建工部直属建筑安装企业。

郭全生的一位发小称,郭全生小时候身体瘦弱,头发枯黄而稀疏,因此经常被人取笑为“黄毛”。有一次,他剃成光头,因此落了个“郭秃子”的外号。他身高只有一米六出头,不爱读书,初中没读完便辍学,但性格顽劣、能说会道。

安装公司一名老职工告诉《中国新闻周刊》,辍学后的郭全生,更是无人管束。1983年,在第一次开展“严打”时,郭全生因流氓罪获刑五年。1988年出狱后,其父担心他继续为非作歹,便将他介绍到安装公司上班,成为该公司一名瓦工。

该老职工称,郭全生进入公司后,精力不是用在提高专业技能上,而是一门心思巴结领导。有一次,在安装公司福利房的分配中,多名职工对时任总经理魏某某住房面积超标不满。郭全生便四处扬言:“谁敢再提总经理的房子,我就和谁没完。”他带着几名弟兄,时常在魏的新房周围巡视,此后无人敢再提意见。这次事件后,他获得该总经理器重,被提拔为施工队队长,后来还被提拔为副经理,拆迁工作的规划、预算资金、拆迁资金等要经他之手。

1996年5月3日,包头发生6.4级地震。资料显示,此次地震是新中国成立以来内蒙古发生的最大一次地震灾害,很多平房的墙体被震裂。包头开始大面积拆平房,盖楼房。老职工称,“郭秃子”承接了大量拆迁项目,大发一笔横财。大约在1997年,郭全生升任总经理,“他也完成了从罪犯到国企老总的转变”。

多位安装公司受访者称,在早期,郭全生只能接触、收买基层民警、法官等。一些民警曾协调为郭全生的多名私生子落户。郭全生对枪支产生了兴趣,其所在地辖区派出所所长,竟然用自己的警用佩枪教他射击。

一位安装公司职工告诉《中国新闻周刊》,1996年8月的一天,安装公司保卫科长高某与郭全生发生纠纷。郭全生手持猎枪在青山区最繁华的街道上追赶高某,高某仓皇逃进一家医院里。派出所接到医院报警后赶来,经过好言相劝,才把当时正在医院逐层扫楼的郭全生哄走,但郭却没有因持枪追人而受到追究。

2004年,郭全生对安装公司进行改制,要求公司3000多名员工买断工龄。一位老职工告诉《中国新闻周刊》,他上世纪70年代就到安装公司工作,当时公司只给不到9000元,便将其“扫地出门”。该职工提供的《一次性经济补偿安置协议书》(落款时间为2004年6月14日)显示:根据包头市“继续深化国有企业改革的实施方案”及相关条例,乙方(该职工)申请自愿办理一次性给予安置费手续,与甲方(安装公司)脱离关系。乙方1979年7月参加工作,实有工龄24年11个月,付给一次性经济补偿费8983.37元。甲方为乙方办理养老保险停保手续。

甚至还有数百人因对方案有意见,被郭以旷工、怠工等为借口全部开除,没有一分钱经济补偿。一位安装公司老职工统计的数据显示,从上世纪90年代末到2004年改制前,安装公司一共有638名企业职工被非法解除劳动合同,未获得任何经济赔偿。

政法委为黑老大“买单”

改制后,郭全生掌控的安装公司更名为内蒙古隆升建筑安装工程有限公司(下称“隆升公司”)。工商信息显示,隆升公司成立于2005年6月16日,注册资金1亿元,郭全生任法定代表人。业务涉及机电安装工程、房屋建筑工程、市政公用工程、管道工程等。隆升公司还投资了三家公司:包头市宏发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(下称“宏发公司”)、包头市隆兴小额贷款有限公司、内蒙古蒙西水泥股份有限公司。

这次改制之所以顺利,是因为郭全生巴结上了时任包头市委书记邢云。一位受访者称:“曾有受害者找到包头市某区区长,反映郭全生的问题。但是该区长表示,邢云是郭的朋友,自己不敢招惹。”

改制完成后,东河区的河槽改造、青山区的文化路拓宽重建等包头的多个市政工程,都被隆升公司拿下。随着承揽的业务越来越多,郭全生也不断面临一些纠纷。安装公司一位原会计称,2009年初,因被恶意拖欠施工费,甘肃省一家土建公司将郭全生和宏发公司告至国家某部委,宏发公司面临被吊销施工资质的局面。郭全生授意一名下属从银行取出300万现金,驾车去北京疏通关系,“为了避免钞票连号,他让我把原来捆绑现金的纸腰全部拆掉,把所有的钱充分混合后重新捆扎。”

郭全生与安装公司多名职工的矛盾也接连不断。2002年4月,在安装公司任商店经理的段玉平被刑拘。2004年3月,段玉平被包头市青山区法院认定犯职务侵占罪,判处有期徒刑7年。段玉平称,他当时承包该商店时,安装公司没有给他投资一分钱,却被指侵吞国有资产,原因是因他开除了郭全生的一名情妇,遭到郭报复。

2009年9月,段玉平出狱后,到包头一家装潢公司打工,同时走上了申诉之路。2010年春的一天,时任包头市政法委书记、公安局局长孟建伟在信访局接待,段玉平把申诉材料和揭发材料亲手交到了孟建伟手中。段玉平告诉《中国新闻周刊》,当时孟建伟表面上态度很好,说已经收到了很多郭全生的举报材料,会认真处理,“我当时抱有很大希望,但是仅仅四五天后,装潢公司老板找到我,问我是不是举报郭全生了,说我不适合在这儿干了。”段玉平至今认为,他举报不成反遭开除背后,是孟建伟将其举报信告知了郭全生。

1995年,时年27岁的甘肃省定西市农民王双勤到包头打工。同年8月2日,因安装公司施工中违规违章作业,导致他高位截瘫。事故发生后,安装公司赔偿了他37000元后,将其打发回甘肃老家,并拒绝承担一切医药费用。2007年1月13 日,王双勤去世。甘肃籍资深媒体人、作家王儒清将此事写成了《民工祭》一文,并通过相关渠道上报给了高层领导。2007年11月21日,王儒清接到电话,被告知相关领导看到了他写的信,已作出批示,让有关部门调查处理。

王儒清告诉《中国新闻周刊》,当时包头市委、市政府高度重视,由市政法委牵头督办,让有关部门立即支付10万元,用于救助王双勤。“但郭全生拒绝支付一分钱。有关部门多次上门做工作和反复劝说,郭全生才极不情愿地同意出2万元,而剩下的8万元缺口,最后由包头市政法委从办公经费中挤出来支付。”

公司时任会计也证实,他当时负责取了2万元费用,“听公司领导说,剩下的资金缺口,由市政法委负责。”

一位知情者援引包头市政协一位原秘书长的信息称,尽管官司缠身,劣迹斑斑,但郭全生还曾获得了包头市政协委员等多个称号。

“郭氏红楼”与万號酒店

在上世纪90年代末,郭全生在包头市九原区哈业胡同镇的农村建起了养牛场。2003年,在养牛场基础上,成立内蒙古群鑫生态养殖股份有限公司。

多位包头市企业家和郭全生的昔日下属称,该养牛场对外号称经营畜、禽饲养业等,但其实大有讲究。养牛场离包头市区50多公里,地处农村,位置隐蔽。在养牛场里,有一处名为网球场的地方,内有豪华餐厅和高级厨师,奢华套房以及各种娱乐设施也一应俱全,还有大量从事色情服务的年轻女子。“这个网球场不对外开放,而且有大批保安和数条恶犬把守,除了郭全生邀请来此地的官员、朋友,严禁他人靠近。包头坊间传言,该养牛场为郭全生版的“红楼”。

多位商界人士告诉《中国新闻周刊》,“郭秃子”向官员进行金钱行贿、房产行贿或性行贿时,均会悄悄录音录像,进而全面控制官员。1997年左右,安装公司在承接一些拆迁业务时,为扫平障碍,郭全生对一些民警进行贿赂。他曾答应给当时某派出所所长一套房子,外加一套底商。但实际只给了一套住房后,未给底商,导致该所长不满。两人矛盾因此加剧,郭全生随即将该所长“索贿”的音像资料,爆料给某媒体,导致该所长受到处分。“这次事件后,包头政商界觉得郭秃子能量巨大,能把央媒请来采访,此后更是对他多了些畏惧。”

郭全生建成的包头万號国际酒店,是其另一处从事黄赌毒的场所。资料显示,该酒店是准五星酒店,于2008年10月开业,位于核心地段,总投资约5.5亿元,是包头的地标建筑之一。知情人士称,当时,有私营老板改扩建原包头宾馆,郭全生的隆升公司在承建时,不断增大工程量,致使私营老板资金链断裂,郭全生后将该酒店据为己有。

一位接近包头市政法委的知情者告诉《中国新闻周刊》,郭全生组建了一只100人左右的保安队,其实就是为其当打手,该保安队成员很多是刑满释放人员或社会上的劣迹青年。该知情者称,万號酒店常有官员出入,甚至有些机关将本单位对外接待的活动,定点设在万號酒店。目前,与万號酒店关联的多名官员已被查。

2019年6月6日,内蒙古纪委监委网发表《“伞”上之“伞”孟建伟》一文。该文称:2008年10月,孟建伟在任包头市委常委、政法委书记、公安局局长期间,与黑恶势力组织头目、包头市某酒店老板郭某某交往甚密,放任郭某某在包头市从事 “黄赌毒”等违法犯罪活动。2009年,该酒店与包头市另一家酒店发生纠纷,双方在互联网上炒作对方存在“黄赌毒”问题,在包头市公安局介入调查期间,孟建伟指使公安局有关人员对郭某某经营的酒店从轻查处,致使该酒店继续违法经营,放任、助长郭某某黑恶势力组织发展壮大。

该文还透露,孟建伟在任包头市政法委书记期间,指使妻子开奇石店,洗白违纪违法所得,同时千方百计敛财。黑社会组织头目郭某某就曾在该店花数十万元高价购买奇石。多个信息源称,该文中提到的“郭某某”即郭全生,郭某某经营的酒店即万號酒店。

上文称:时任包头市公安局副局长杜某某在分管治安工作期间,明知黑社会性质组织领导者郭某某、骨干成员张某某等人及其经营的企业有赌博、妨害公务等违法犯罪行为的情况下,仍然干预执法办案向有关人员打招呼说情,对该黑社会性质组织人员违法行为予以包庇、纵容;时任包头市公安局昆都区治安分局局长夏某某,长期与社会涉黑犯罪人员交往,甚至直接指挥参与放高利贷、涉毒等违法犯罪活动;时任包头市公安局副局长黄某,收受组织赌博“抽头渔利”的无业人员王某50万元后,放纵犯罪;时任包头市公安局青山治安分局党委书记、局长刘某某,包庇放纵明知有罪的故意伤害嫌疑人,向检察院提请批捕时不提供受害人法医鉴定,导致检察机关作出不批捕决定后撤案。

《中国新闻周刊》获悉,通报中郭某某即郭全生,张某某即张宝全。一位知情者称,张宝全当时是万號酒店的二号人物,郭全生和他都有犯罪前科,两人服刑期间相识。出狱后两人最初一起合作,后来分道扬镳。杜某某、夏某某、刘某某、黄某,分别为杜宝君、夏景魁、刘海清、黄强。目前,四人均已被查处。

在这些涉案人中,时任包头市公安局副局长杜宝君颇受关注。接近内蒙古政法委的知情者告诉《中国新闻周刊》,万號酒店屡次因黄赌毒被举报,却总能脱险。2008年到2009年间,郭全生在万號酒店开赌场长达半年之久,就是这个时候,时任万號酒店总经理的张宝全把他的姐夫杜宝君拉进去入伙,“杜宝君在万號酒店不担任职务,只是作为隐藏的股东,并为万號酒店充当保护伞”。

与杜宝君的“低调”不同,时任包头市文化局原党委书记、局长的洪涛,直接走上前台,堂而皇之做起了万號酒店总经理。

2018年10月24日,内蒙古自治区监委指定乌兰浩特市监委对包头市文化局原党委书记、局长洪涛涉嫌职务犯罪问题进行立案调查。通报称,洪涛于2003年至2013年任包头市文化局党委书记、局长期间,与包头市黑社会集团组织头目郭某某及其骨干成员张某某沆瀣一气,利用手中的权利和人脉资源大搞权钱交易,在纸醉金迷中甘于被“围猎”,为以郭某某为首的黑社会集团组织“撑伞”助威。自2016年11月起,洪涛在郭某某经营的包头市某酒店担任总经理,收取“酬劳”,为其拉拢政治资源。

《中国新闻周刊》注意到,洪涛生于1958年4月,其退休时间为2018年,根据通报可推算,他任万號酒店总经理时,尚未退休。2019年3月27日,经包头市委批准,已退休一年的洪涛被开除党籍,取消退休待遇,对其涉嫌犯罪问题及线索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。

2019年6月28日,包头市九原区原副区长,公安分局原党委书记、局长、督察长胡伟落马。当地多位政商界人士告诉《中国新闻周刊》,洪涛去万號酒店当总经理,就是靠胡伟的举荐。

作为万號酒店“二当家”的张宝全是杜宝君的小舅子。2018年10月,张宝全自首,此后他迅速供出杜宝君,杜又将邢云、孟建伟等供出。资料显示,杜宝君、邢云、孟建伟这三位曾为万號酒店站台的“老政法”,在不到一周时间内相继倒下:2018年10月25日,内蒙古自治区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、政法委书记邢云被查;29日,时任呼和浩特市公安局党委委员、副局长杜宝君被查;31日,内蒙古自治区公安厅原副厅长孟建伟被查。

万號酒店曾长期存在黄赌毒现象,却在众多政法官员保护下平安无事。摄影/本刊记者 周群峰

“官员已认罪,他却否认所有指控”

2018年10月26日,即邢云被查的次日,包头市原副市长路智被查。2019年3月,路智被“双开”。“双开”通报称:2011年至2012年,路智任包头市九原区委书记期间,利用职务之便,亲自上阵向有关人员打招呼,为张某某承揽了九原区庞大汽贸等多项工程,使其从中获取巨额利润,为黑恶势力提供经济支撑,助长了黑恶势力的蔓延。2012年2月,路智以他人的名义,在张某某经营的包头市某现代生态农业有限公司入股100万元,持股49%。路智还纵容妻女与张某某等人共同到欧洲、美国、澳洲等地区国家旅游观光,费用全部由张某某承担。

2019年5月,包头市中级人民法院原副院长梅学军被查。包头市纪委监委在通报中称,梅学军与黑社会性质组织分子搞权钱交易,接受其礼金、房产和宴请,为其案件说情打招呼,违反规定私存案卷。知情者告诉《中国新闻周刊》,通报中提到的“黑社会性质组织分子”主要指郭全生,除了干涉一些关于郭全生的案件,梅学军还在郭全生与多家企业产生商业纠纷时给予帮助。

有了各路官员的保护,郭全生在包头更是嚣张跋扈。一位知情者告诉《中国新闻周刊》,2014年的一天,在北京工作的某干部回到包头老家,在万號酒店和同学聚会,席间谈起郭全生,该干部多次以“郭秃子”称呼。无意间被郭全生听到后,郭大怒,过来便打了该干部三个耳光。

多位商界人士告诉《中国新闻周刊》,在包头,其他黑社会摆不平的事情,也会找郭全生出面,郭是包头市黑社会“头目中的头目”,因此也被认为是当地教父式的黑社会头目,“姚静义、刘福贵等已落网的黑社会头目,均是郭秃子的小弟。”

随着反腐和扫黑除恶的持续推进,郭全生的命运也急转直下。多位知情者称,郭全生被抓,源于十九大后的内蒙古“首虎”白向群被查。2018年4月25日,内蒙古自治区政府副主席白向群落马。当地政商界传闻,白向群在任乌海市市长、市委书记时与郭相识。白向群当选自治区副主席后,亲自出面协调,将内蒙古的很多体育场馆建设项目给了隆升公司。

据知情人士透露,白向群被查后,检举了郭全生。一位接近内蒙古纪委的知情者称,白向群落马后,当地纪委传唤郭全生时,“郭非常嚣张,电话里就跟纪委人员吵了起来,拒不配合。”

当年5月8日,郭全生等人被采取强制措施。同年9月8日,郭全生被巴彦淖尔市公安局正式逮捕。2019年7月26日,巴彦淖尔市临河区人民检察院对郭全生等人提起公诉。

今年7月15日,巴彦淖尔市中院一审开庭审理郭全生等46名被告人涉嫌组织、领导、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等罪一案。公诉机关指控,该组织以黑护商、以商养黑,有组织地实施开设赌场、组织卖淫等违法犯罪活动40起,涉及14项罪名。一位在庭审现场旁听的知情者提供的一份“被告人员座位排序表”显示,庭审时,与郭全生关联的万號酒店、隆升公司、群鑫公司、隆升公司包头建筑分公司四个被告单位,均派出了一名诉讼代理人出庭。

该知情者告诉《中国新闻周刊》,庭审一直持续到8月5日,该案未当庭宣判。面对检方指控的所有罪名,郭全生全盘否认,“一些相关案情,邢云、孟建伟等被查官员都认了,郭秃子却不承认,非常顽固。公诉人说一句,他用三句话顶回去。他反复强调,所有关于他的指控都是无中生有。”返回股票配资,查看更多

本文链接:http://www.bustypandorapeaks.com/post/2597.html

<< 上一篇 下一篇 >>

  • 评论(0)
  • 赞助本站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

配资公司提供最新股票配资,配资开户,在线配资,配资技巧,配资投资分析等资讯,确保合理配资。